作文网专稿 没经容许不可转截

  左手捏着短铅笔头,右手无意间地挠着那一头黄头发,她口中隔三差五自言自语着:“应当将故乡咋画才更好看呢?”每一次想起这里,她脑海中里便会闪过出那偏矮的草房,苦味的老井,也有那座孤独的山……她如星子一般闪耀的双眼便会越来越抑郁而迷惘。

  她叫黄菊花。与大家不一样,她沒有兄妹,只有一个失明的老太太。村里的老人说,有一年秋季,那时候还耳聪目明的老太太到山顶去拾木柴时,在山脚下的黄菊花丛里发觉了这一遗弃婴儿,恰好她一生无依无靠,孤苦伶仃,便喜悦地抱她回家了,取名字“黄菊花”。当黄菊花岁数逐增,便像同年龄人一样问及自身的家世来。姥姥了解外边一些传闻,因此见机行事,说:“娃呀,你是神灵的女儿,神灵可伶我这一生艰辛,就要你去与我为伴,你跟她们不一样,你比她们命好,神灵庇佑着你嘞……”从那以后,黄菊花从此不谈了。可始料未及的一场疫情,促使那村头好几十头家畜一夜之间统统去世了,连后村的赵婶、钱叔,叔叔们也“走”了,另外也抢走了姥姥一双眼睛会说话。从那以后,黄菊花变成姥姥的双眼,每日在灯饰照明下帮姥姥穿针角儿,帮姥姥刮平破被子,帮姥姥按摩眼睛,帮姥姥倒洗脸水热水泡脚……

  突然某一天,“小孩,姥姥愈来愈年纪大了,不可以连累你一辈子,老师说你考试成绩非常好,期待你可以去省城内接纳越来越多的专业知识,未来荣归故里,让姥姥乐呵乐呵。大伙儿听闻你可以去大城市念书,张嫂送过来了生鸡蛋、李伯送过来了一些钱、王婶送了一双帆布鞋,也有乡镇长让你的一封证明信,你携带他们,别让姥姥心寒哦!”姥姥含着泪水,用她那爬满死皮的手抚摩着黄菊花的头,黄菊花藏着的泪水在眼晴里转圈,口中不断说着:“了解,了解……”

  考虑的那一天,黄菊花在荊棘遍地,坑坑洼洼泥泞不堪的道上往前走,期间下了很久的瓢泼大雨,黄菊花也因而弄得灰头土脸,历经历尽艰辛翻越几重山后,眼下只剩余那神密的公山。她自小就了解那座公山与自身拥有不可缺少的联络,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不肯靠近她,是害怕?不肯?她自身也说不清楚。这时,山顶的野菊花正开的浪漫,那浓厚的香气弄得她鼻子发酸,山是那麼的又高又大,葱郁,神灵也一定是位很慈爱的爸爸吧,如同村内狗娃他爹。她不焦虑不安了,轻轻地的靠近山下,用她那娇嫩的双手提心吊胆的摸着高山:“神灵,奶奶说我是你的孩子,如今我想离去村内,去山的另一边念书,等着我前途了,我一定会回家看着你的。”远处好像传出了一声:你去吧……小孩……我等你回来……黄菊花面带笑容地拭干了眼泪,翻越了那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