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度网专稿 没经容许不可转截

  现如今这一时节恰好是赏菊的佳季,望菊花开满山间……

  一进生态公园大门口,我便好像置身一个奇特极其的全球里:喷池前,几盆大立黄菊花昂然绽放,数百朵小菊花围绕拥簇,争妍斗芳,简直好一派佳境啊!东面的斑白似雪,西边的花黄如金,阳光之下,白黄交相辉映,格外清爽沁人心脾。喷池沿上,盛开了闲适潇洒、袅娜绮丽的悬崖峭壁菊。株株枝干垂悬而下,一朵朵花朵密似星辰。他们肩并着肩,膀靠着膀,神情不一,各具乐趣,或似孔雀开屏,或如星空落地式,或若蛟龙探海……简直仙容曼妙,趣味盎然。

  伴随着人工流产,我踏入菊展厅。这儿展览的黄菊花,有的含苞待放,有的绽放吐芳,有的似刚出浴,有的尽露精粹……一株株、一盆盆、一丛丛、一堆堆,红的骄阳似火,黄的如金,绿的像玉,白的若云—一时间,五光十色,满堂红增辉。刹那之间,我犹如进到梦幻仙境。看,那菊中上品“绿牡丹”,花朵丰满,色如翡翠玉,艳丽欲滴,惹人喜爱;成家立业的“帅旗”,蕊枯黄阔,外金内朱,如初见升的朝阳区,可称之为菊“军”之帅。与“帅旗”相映生辉的是娇嫩妩媚动人的“静女”,它花朵如丝,垂发低首,不似“帅旗”急急忙忙,却娴雅雅致,妩媚动人痴情,给人另一种美丽的享有。回味无穷的“三乔”,花瓣半紫半黄,婷婷玉立,见到它,就禁不住让人想到了《三国演义》中的小故事。我看见惦记着,遐想无穷,留恋舍不得。颜色如雪的“白牡丹”、“古城瑞雪”,洁白无瑕,密抱如滚雪球,变成美术家们一再惠顾的目标;对色调独特而出名的“墨菊”,“墨荷”,广东麻将带紫,紫中透黑,持续遭受摄影师的包围着;更逗人喜爱的就是那花型可变性的“花木兰改装”,初开落呈青莲色,夜间变粉,刚中带柔,勇敢中又无失闺女气,颇像隐藏身份替父从军,而后又悄悄地还其裙衩的花木兰……

  黄菊花如此多娇!从古至今,大家颂菊、赞菊,有多少作家、文学家与菊结上了深厚感情,又有多少骚人墨客给人留有了有关菊的优秀作品名作。晋代大作家五柳先生吟出了“悠然见南山,古道西风瘦马”的名言;清朝大作家红楼梦作者在《红楼梦》选用古诗词写下了花和人的关联,道出了不一样角色的不一样运势;杰出的革命英雄陈毅更以“秋菊能傲霜,风雨重重的恶。本特性耐低温,风雨其怎奈”的辉煌诗文,真切表述了革命志士不畏困难、勇于开拓的豁达大度情结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