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 is a beautiful season full of charms and postures. It exudes its unique charm and fills your nostrils. It's dense in your mind. It's just like this. I'm sure you'll fall in love.

  春季一个魅惑百生,千姿百态的漂亮时节,它释放着它独属的美丽动人味儿,弥漫着你的鼻孔,萦绕在你的脑海中,就那么扣人心弦。我敢确信会迷上的。

  很喜欢清朝诗人高鼎晚年时期隐居时写的两句:“莺飞草长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初春二月,小花长出嫩绿的芽儿,黄莺在飞上天着,轻快的唱起歌儿。堤旁垂柳长出嫩嫩枝干,缓缓的抚着路面,好像在春季的浓烟里醉的直晃动。令人感受到那类春回大地、生机勃勃的韵味,眼下也好像是奔涌着春的气候,闻着那么甜,那麼诱惑。

  悠长的冬天,北疆的群山多荒凉而衰落,那样的岁月,总是会有一些枯燥的一会儿。我们在吟诵“罗定二三月,草与水同色。”“喧鸟覆春洲,杂英慢芳甸。”那迢遥持续的春夜,遥看近却无的芳草,树梢呼晴的小鸟,欣然怒放的無名花朵。说着:春天到了,要去走一走,要看一看,把春季的信息告知盆友,告诉他一句:“倚楼听雨,可缓缓归矣。”听起来都那麼沁人肺腑。

  那样的春季,是诗,是画,也是爱与暖。王昌龄的《闺怨》中写到:“深闺美少妇不知道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垂柳色,悔教夫君觅封王。”每一次读这一两句诗,既惊讶春光的幸福,有谓叹美少妇的寂寞。春去秋杀,挂念的人没有身旁,便纵使千百种风韵,无处话凄凉?热闹经常繁殖寂寞,漂亮有时候刻画出苍凉。在感慨清风飘零的情况下,又何尝不是感慨岁月的远去,容貌的老去?“那等在时节里的容貌,如荷花的开落”,既没且悲,悄然无声,凉入脊髓,嗅着令人心醉的凄凉。

  春天的美是多少带些情丝浓情。吴越王钱镠的正室妻子戴氏皇妃是村里众所周知的贤惠女人,嫁给了钱镠后,随他东征西讨,提心吊胆了后半辈子,之后变成一国之母。戴氏有忘记了乡土文化剧情,年年春季都需要走娘家住一段日子。戴氏住久了,钱镠便要带信给她。那一年,戴安娜王妃又来到郎碧娘家人。钱镠在杭州市美食政务,一日摆脱宫门,仰头看到凤凰山脚,杭州西湖河岸已经是柳绿花红,姹紫嫣红,便急笔书一封,在其中有一句:“倚楼听雨,可缓缓归矣。”流传戴安娜王妃见到他们后,立即落下来二行珠泪,快速回了家。听起来都那麼迷人。

  春天的味道,清醒在春风里,滋养在春夜里,溫暖在春风里,灿烂的春情里,软弱在春意盎然里,走动在春天。我等着你,不管多长时间,都等着你,唯愿与你一同领略到这味儿。待你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