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 in the beginning, but can't see the end. Stop, the end of the long stretch to the distance; the end of the fog, like incense diffuse in this corridor, let me infatuated and a little confused.

  走在逐渐,却看不清楚终点。停下来步伐,那终点绵长地伸到远处;那终点似雾,似香弥漫着在这里木栈道,要我痴迷又有一丝茫然。

  下完雨后的木栈道,释放着木制的芳香,倚在梦湖旁。似刚睡醒的小孩,懒懒的,起床困难。穿行在这里木栈道,见到了一湖碧海。走入看,那就是一群群金黄的,红色的鱼儿,他们遨游在这里水里,成群结队的沿着一个方位摆动,我跟随他们一起走,好像我是一条小鱼了。有时候会出现鱼儿无法跟上,被落下来,随后向反过来的方位游去,就是这样他们被抛弃。回首望着那几个孤零零地渐行渐远的影子,顿了顿步伐……掉转头,再次往前走。

  伴随着鱼类,我恍惚间看到了一片荷:菏叶、莲花。那一朵朵精美精巧的盆栽荷花卧在水面上,“出污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它不会受到外部的危害,依然是那般纯真、漂亮。再看菏叶,如绿盘贴在水面上,盘里也有一颗天然珍珠,随风飘荡在绿盘里翻转,摇来摇去,好似个调皮的小孩,一不小心跌入了湖里区,涌起了一阵阵漪涟。

  我追随着涌起的一阵阵漪涟,直至一圈一圈的波浪纹消退,从此找不着当时的印痕,水滴掉入了湖内,那也是谁的眼泪……·。

  抬眼,这是一个岔口。一个很短,或许迅速就能摆脱木栈道;而另一条路,好像看不见终点。彷徨之后,我打算顺着木栈道再次走,去寻觅它的终点。

  路愈来愈陡,愈来愈高,一阶又一阶的阶梯在等着我,即便走的慢,我也要走完,由于木栈道的终点在呼唤我。仰头一看,我已经踏过了那一段艰险险路,眼下剩余的仅仅一条绵长的路,没了树的遮掩,太阳充满了木栈道,看起来崇高,木栈道好像被成千上万道门拼出的,就是这样简易的反复着,一直反复着——便是木栈道,而因为我在一直简易地反复着——便是学习培训。

  不曾触碰你的终点,可是我却一直走在这里道上。你是这漂亮校园的一角,坚挺在梦湖中。岁月也不曾消了你的色调、散开你的清香,那也只有使你不朽,使你发亮。

  一切都如同我所期待的那般,它是我们的校园,这就是梦湖中的木栈道。

高一:张金钰

作文网专稿 没经容许不可转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