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细雨中,随一蓑轻舟尽览潇湘风景,于千古残局里弈出一丝陈茗的余芳,在青石板道旁,静候那漂泊的二胡拉响……淡墨滴进冷水,融化一砚浅浅的忧愁,用饱蘸秀气含蓄的笔头,刻画出江南地区零星的线框,让心绪留恋在哪微熏的四季。笔头释放压力一丝,用唯一的硃砂点一下江中一点的渔火……

  细雨

  看夜色阑珊,煮一壶绿茶,雾气幽然,杯里沉浮着岁月的印痕。掬一捧山泉,披一身星辉,呷一口清茶,赞一声,鼻头的清香,欣喜。有时候细雨微茫,湿润了屋檐的小青瓦,这时候,只消摆上一条长椅,无须睁眼,也不用思考,在屋檐听雨珠滴下便好,称心快意!

  喷撒的太阳

  太阳外渗云雾缭绕,流动进地面的每一个角落里,懒散地注入土地资源,绵延的山头温和地闪着光。轻风在树梢间穿行,带起香樟树的萦绕气场飞向那宽广的天上,云朵被这抹清香所吸引住便追求着这喧闹的风……无需多言,选一处小丘,寻一株老树,就着绿荫躺下来,倾听地面欣然的吸气。让视野迷途在这里天上的蔚然,还可以花上一个中午,在记忆里细细地刻写,很细,很细,细到一片叶子中流动性的活力,面颊旁太阳草在猛长。等天上的云朵渐渐地沾染紫红色,看一眼余辉,觅一口杏花村,取一瓢山泉,畅快清洌,水波纹里映出的是山中的冷风,心满意足!

  稻浪中的晨熙

  伴一声鸡啼,走一条小路,任晶莹的露珠弄湿肩上。置身于稻浪最深处,捏一捏圆润的谷粒,摘一枝蒲公英的种子就是2020年的新粮。挑一担金黄色,微笑唇,踏碎漂落的枫叶,补满粮库。那满山回归的影子那一个嘴巴未曾上升?丰硕成果让暧风携带一丝迷人的香甜。今夜宾主尽欢,在这时候沒有那么多的躁动不安,喜气安稳!

  新雪

  云压得很低,那便落下来一丝小雪花,在傍晚逐渐,在早晨完毕;做一个心绪飞舞的梦,随后,全球就发生变化样子。听着风过咝咝的响声,不知道在梦里是否会有那满山的小雪花?叹一声四季的交替,往灶火里添一块新柴,在天亮之前醒来时。看第一缕阳光点亮这素白的全球,静候。在雪山上留有一行足印,静静的听,听那小雪花下桂花悄悄地绽开的响声,岁月静然……

  浅浅的四季是岁月释放的清香,是江南地区悠悠的香醇。让这抹迷人的清香和着那恬淡与潇洒,一起溶进那墨笔间的挥笔。

  漂泊异乡纵然背井离乡千万里,可心则是终归逃不了这在梦里的江南地区。浅浅的乡思会伴背井离乡的人出远门,四季可能是那性命画轴里的留白艺术。可又不止是那一点空缺。是那桑梓的翠绿色?或是那墨染的岁月?这浅浅的四季里又是不是藏了乡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