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pring, everything revives and a hundred flowers bloom." When I use these idioms to describe the coming of spring, I just feel vulgar. A guitar, a piece of grass in the countryside, enough to let me enjoy the spring

  “春季春回大地,百花盛开。”用这种四字成语描述春天的到来,我只会感觉俗不可耐。一把吉他,一片嫩草的田园风光,足够要我畅舒春意盎然。

  ——作文题记

  早晨,不知何处的小鸟早就在树上鸣啾,而这时我都懒散的在被窝里,揉着惺忪的睡眼。窗前的太阳洒在我细细长长眼睫毛上,翘起来了一个漂亮的倾斜度,我不愿意摆脱这一份平静而唯美意境的界面,认真体会这春季的光顾。不知道什么时候,奶茶店似有似无的香气传出,把屋子3D渲染的分外温暖、悠闲。

  衣着一件粉红色长连衣裙,也去为春季增加喜乐。拿着照相机,背着吉它,提前准备与自然界互动交流,去体会春季带来它的幸福。早晨的露珠还恍惚间在草尖儿上,仍未褪掉它的光泽度,与其说是它像天然珍珠般漂亮,不如说是它像一颗颗精美的裸钻,经太阳的映照把它装点的更为绚丽五彩缤纷。小小虫子迎着早晨的夜露,轻轻地的飞落在花芯上,留有了一段漂亮的倾斜度,它好像在吸吮着香气扑鼻的清香,狠不下心取下那朵漂亮的花朵,只有俯下身子学着小虫子闻着这香气,它沒有玫瑰花的浓醇,沒有百合花的纯香,仅仅一种浅浅的香气,那麼一般,却要我痴迷一样的彷徨。这时候,我的卷头发早就被太阳映照出红彤彤的色调,我好像化为了一种虫类----彩蝶。由于彩蝶才可以更真实的触碰当然。

  湖内的几个野鸡好像也为春天的到来喜悦不己,在湖中上游个不断,轻快的用羽翼敲打着浪花,有时候也会发生二只野鸡并列游街,他们一唱一和,一会儿也会“鸡声”一曲,好像彼此之间静静地畅温馨事,垂柳的为伴给他们弄舞。我禁不住拿出照相机拍下来这美丽的瞬间。春季光顾了每一个角落里。田里里的春季更加奇特,稻苗随风飘荡摆舞,宛如实际中的海洋,那样的形容不以浮夸,眼下的景色足够证实。躺在麦地里,如毛毯般绵软,望着蓝蓝的天空,一朵朵云朵形态各异,说不出它比如说。只了解它把天上装饰设计的更为漂亮。手上的吉它也没空直响,不着调的哼曲,这时的人的大脑,我觉得是空缺的,由于这类平静、这类心率要我触碰到最真正的春。

  清风轻拂脸孔,少了份严寒,多了份溫暖。这类溫暖曾被多的人觉得是妈妈的两手,可是我却感觉它是切切实实的清风。风轻轻吹起了绿树,吹红了紅花,吹起了冰川,吹入了人的心口。立在桥底,望着水流,我觉得早春的水为最清亮的。水流哗啦啦直响,好像摆脱了冰的拘束,欢快的歌唱,又如莹莹哈哈大笑的女孩,那麼优美痴情。就连丢一颗碎石子的胆量也没有,害怕摆脱这春季带来当然的礼品,这时的我见到这类美丽的风景,忍不住作了一首小小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