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snowing. It's snowing in the overcast sky for a few days

  下雪了,阴了几日的天空中忽然漂起雪来。

  发干的地面忽然进入了雪白的絮朵,总有些不融洽,有一些孤独。好像灰黑色的画幕上忽然来啦一笔刺目地乳白色。我将这类状况称之为美丽的蒙蔽,由于当雪彻底掩了天地万物以后,银色的全球就将美提升了,而此时,它已经蒙蔽着大家。

  雪朵不大,很密,沒有那一天种遮天盖地,袭卷一切的瘋狂气魄。它仅仅渐渐地跌落,渐渐地融进,好像有一些腼腆,有一些怯懦,有一些瑟缩。正由于那样,这次雪就拥有一种无法言喻的优美,令人感觉好像在聆听着轻缓舒服音乐,又好像在河岸上优闲的穿行。

  看见慢慢漂落的雪,心好像被抛锚了,被酥化了,被置放在了林中的小路上,听着蝉鸣,听着鸟啼,听着此时不可以听见的响声。-

  道上没什么路人,仅有雪在着陆,在隔化,在不断地叙说着那一段段暖心心弦的旧事,将地底弄湿一片,又遮挡住。沒有目地的坚持不懈着,侵润着。

  沒有一切装点的松树枝上染了乳白色,长了绿苔和刚建的屋瓦上也染了乳白色,仅有地面上还展现着原来的原色,这些美丽的蒙蔽也已经一点点解除。

  扯开门帘子,雪从屋檐快速地涌进全身上下,此时的雪已含有了少量咄尖酸刻薄的气魄,他们好像从一个呀呀学语的宝宝变成了一个有着男子气概的紳士,他们摆脱了稚嫩的纯真之美,取代它的的是完善的稳进之美。

  墙脚的雪早已厚厚的了,这些深灰色和乳白色的包装袋早已被静静地宽容了,一个污浊杂乱的地方被装饰设计得清洁极其。

  我感慨着他们的发展之快,由于他们的踪迹是这般的独特。我感慨着他们的胸襟之宽,由于她们的行为是这般的打动人的内心。

  在邻近黄昏的情况下,雪总算覆了地面。拥有乳白色的衬托,天空中漂落的雪不会再孤单孑然一身了。天地万物融于了一起,好像天地万物都变成乳白色序幕里的装点。在装点与被装点的全过程中也将雪的美阐释得酣畅淋漓。

  此时的雪好像是一位识尽世间百态的老人,她们我自岿然不动地栖于屋檐枝头上,守着空落落的街道社区,说不出一切语言。有时候也会外露点童真与风一起玩耍。

  我想象着雪天上面有很多带上胶皮手套和皮帽子的小孩子,她们冻红的鼻头和开裂的嘴巴处冒着微微的热流,她们在堆着雪娃娃,喊着雪仗,嬉戏声传来很远。殊不知那样的场景只有想象了,路在的降雪早已被往来的车子压得外渗水来,又哪儿会出现她们的玩乐的室内空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