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春水向东流浪淘尽,千载风云人物“、”秋水长天,一时是多少英豪“。读到这儿,我好像看到了宋朝文学家苏东坡立在以前是三国人物竞风流的湘江边,气宇不凡、豪情满怀、手持羽扇,诵出了这首歌热血传奇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在我眼中,苏东坡始终是一个豪爽、勇武的人,他一生艰辛,经历风吹雨打却不忘初心,直到风烛残年仍心存豪情壮志,在他的《江城子。密州出猎》中,他仍唱出来”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手固执雕鹰,一手固执弓弩,看到此,好像见到一个巨大的躯体立在田野上,皓月万里晴空,他拿着一支弓弩,将弓拉得如满月一般圆,直取苍弩,传出”西北望,射天狼“的承诺。在他的《赤壁赋》中,他明确提出了天地万物转变和守恒定律的意识并确信造物主之藏宝每个人具有。由此可见苏东坡为人正直是多么的豪爽,常常看到他的诗,我便禁不住对之赞叹不已。

  那么一位豪爽、充斥着士气的人,现实生活中则是饱经沧桑、艰辛挫败的,在他三十而立,他最親愛的的老婆离逝,他的一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由此可见他那时候心里是多么的痛楚,殊不知,正当性他痛不欲生之时,一场破坏性的严厉打击向他扑面而来,乌台诗案,在反对党与革新派中保持中立的他,不但激怒了革新派的王安石,并且还遭受了反对党的挤兑和诬蔑,他的古诗词被诬陷为”讽刺文本“”忽悠官府“,因而得罪龙颜而一再贬官,比较远的乃至是天涯海角的琼州,即使如此,苏东坡仍用他钢劲强有力的软笔和豁达大度豪爽的情结写出了一篇又一篇广为流传的著名诗文。在贬官黄冈黄州的那一段日子,他沒有因政冶消沉而迷恋迷失,只是修复心理状态心甘情愿做一个像五柳先生一样的闲杂人等雅士,游览湘江,闲话桑麻。应对官府的频繁贬黜,他既不抱怨官府,都不自甘堕落,只是以一副良好的心态应对艰辛波折的人生道路,它是如何一个豁达大度而奋发向上的文人墨客。

  苏东坡风吹雨打一生、豁达大度一生、痴情一生、漂亮一生。他的名作古诗词饰演了一个古时候诗词设计风格中不同寻常的人物角色,他的古诗词并不像诗仙李白那般尊崇随意,都不像杜甫那般民利而悲,都不像李清照那般苍凉凄苦,更并不像陆游那般悲痛痴醉。他的诗词充斥着豪爽的设计风格,具备无尽的英勇气概,因而,我心中的苏东坡始终是一个千载一人的极致专家学者。

  高一:胡天旭

  作文网专稿没经容许不可转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