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ther is not tall, round, big nose is supported by a thick pair of glasses, under the glasses is a pair of small eyes, thick mouth can speak, face often with a smile

  我的父亲块头不高,人体圆溜溜,极大地鼻部发布着一副很厚的近视眼镜,近视眼镜下边是一双小小双眼,很厚的嘴唇能言善辩,脸部常常都带上微笑。

  他较大的喜好是玩手机,和手机上就好像亲密无间的好哥们,爱的它流连忘返。有一次,我还在大客厅里拿剑玩,那把威风凛凛的“青龙剑”而我的心爱之物,正当性我玩的开心时,剑下不来当心磕在了墙壁,剑的木摇杆被震得裂开了一条深深地间隙,基本上即将掉下啦,我想了许多方法都没修完它,气的痛哭起來。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父亲有气无力的抬起头,慢悠悠地说:“咋了?有哪些不动的事儿?”我赶忙拿出损坏的剑交到了父亲,父亲只轻轻地扫了一眼说:“好的,这一交到我,一会就修完了!你先玩儿其他吧。”我千叮咛万嘱咐的说:“父亲,你可以千万不要要修完啊!”父亲一边拿着手机上一边敷衍了事着我讲:“哦!”我跟随小伙伴们在外面玩了很大一会,急不可耐的跑进大客厅,损坏的剑或是依然完好无损地躺在地面上,长矛上的缝隙看上去更变大,更可恨的是父亲连玩手机的姿态都没换。哎,真拿他没法。也有一次,我在家里写作业,父亲照料不听话的亲妹妹,由于亲妹妹总捣蛋在学习上,就把妹妹送到了大客厅,陪她看电视剧,直到我做完作业到大客厅的情况下,但见父亲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玩手机,电视机开了,亲妹妹却不见了,我正迷惑不解就问父亲:“亲妹妹呢?”父亲这才抬起头说:“那不是!”发觉沙发上压根沒有亲妹妹踪迹的父亲此刻心急了,赶快四处找,之后才发觉,亲妹妹趴到布艺沙发后边的小凳子上睡觉了,两腿跪在地面上,全部身体趴到小凳子上,睡得哗哗哗。之后,母亲回家了知道这件事情,重重地指责了父亲。

  瞧,我眼中的自己喜欢看手机上的父亲。

三年级:张许轩

作文网专稿 没经容许不可转截